《聊齋》中的人生智慧:婚姻愛情中,遠離這三種人!

《聊齋》中的人生智慧:婚姻愛情中,遠離這三種人!

楚予微茫

荊楚大地,予以文化

暗夜微茫,如希望點點

關注

作者:樓心月

楚予微茫(ID:HY-chuyu1)原創

《辛十四娘》、《花姑子》、《畫皮》……《聊齋志異》中的角色屢次被搬上大熒幕,引發熱議。觀眾們沉迷於曲折離奇的故事情節的同時,也被故事中那些多情多義的女子所感動。

天真可愛的嬰寧、俠骨柔腸的紅玉、溫婉賢淑的青鳳……無不展現著女性最美好最純真的一面。

然而,正應了那句「比鬼神更怕的,是人心」,與重情重義的狐仙鬼魅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忘恩負義的人類。朝秦暮楚、背信棄義,負心漢們輪流登場,構成了「古代渣男圖鑑」。

對照現實生活,這些反面教材點明了女性在婚姻愛情中應當遠離的三種人。

01

武孝廉石某:始亂終棄、背信棄義之人

武舉人石某,去京中謀求官職,途中卻在船上生了重病,錢糧俱斷,陷入絕境。

萬念俱灰之際,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女子如天神降臨,以藥丸救了他的性命,兩人跨越年齡差距,展開一段姐弟戀。

女子拿出積蓄,讓石某前往京城求官,並約定,有了官職之後,就接她一起回家,相伴終生。

然而,石某搖身一變成為官老爺,便不願再接納這個已經年近中年的女子,轉而娶了王氏女。

女子苦等一年,都未能等到當日信誓旦旦說要接她回家的男人,於是到處打聽,找上門來。

石某無奈之下,只得接納了她。所幸女子與王氏都不是善妒之人,兩人性情溫和,相處融洽。

即使是妖,也希望能有人依靠,享受家庭的溫暖,奈何她識人不明。

昔日你儂我儂,轉眼間就能拋之腦後,這樣背信棄義的人,應當趁早遠離,及時止損。但單純的女子原諒了他,以為一切能夠重新開始,卻不知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一念之仁,險些害了自己的性命。

一日,女子與王氏在家中飲酒,酒醉後現出原形——竟是一隻狐狸。王氏給她蓋上了被子,石某回來後,得知一切,便找出佩刀,要殺了她。

王氏阻攔道,「她雖然是狐狸,卻何曾有負於你?」

石某不聽,執意殺她。這時女子醒來,痛罵他的蛇蠍之行、豺狼之心,她對他失望了,收回藥丸,飄然遠去。

當晚,石某舊病複發,不久後就一命嗚呼。

作為一介女流的王氏,面對化為原形的中年女子,並無懼色,還貼心地為她蓋上被子;反觀同床共枕的丈夫石某,卻毫不留情,舉刀欲殺,兩人高下立判。

石某為何容不下身為狐狸的中年女?是因為害怕嗎?顯然不是。

他只是厭倦了,急於擺脫她。現出原形不過是個契機,給了他動手的理由。即使沒有此事,他也會從其他方面找問題。因為不愛,所以都錯。

張愛玲說,愛上一個人,會讓自己「變得很低很低,低到塵埃里,從塵埃里開出花來」。

婚姻愛情中,女性往往付出更多,將自己的青春年華盡付,只為博得對方的笑容。即使對方移情別戀,也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諒,到頭來,無盡的體貼與容忍換來的卻是對方的習以為常,最後棄如敝履。

因此,面對始亂終棄之人,應當及時了斷。與其在苦海中沉淪,難以自拔,不如瀟洒地離開,迎接新生活。

02

梁有才:見利忘義、不仁不義之人

《雲翠仙》中,男主角梁有才是一個碌碌無為一貧如洗的小商販。擁有主角光環的他,一出場便在泰山上偶遇了年輕貌美家境優渥的少女雲翠仙。

兩人身份境遇完全不同,雲翠仙心生厭惡,但在他的死纏爛打之下,雲翠仙的母親聽信了花言巧語,將女兒許配給他,還贈給他財物。

身份低微的梁有才,抱得美人歸,又過上了富足的生活,算得上是人生贏家了。

然而,太輕易到手的東西,總是不會被珍視。

梁有才非但沒有憐取眼前人,反而原形畢露,終日與地痞無賴廝混,喝酒賭錢。輸了錢,就偷妻子的首飾去賣,一點積蓄很快就被敗光了。

一日,賭徒找上門來,見到貌美的雲翠仙,便勸說梁有才將其賣給人做妾或做妓,能得一大筆銀子。

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與這樣的人混在一起,梁有才必然也不會有什麼道德操守。他既有此意,卻苦於不好明說,便敲桌子、摔凳子,無故尋愁覓恨。

雲翠仙看穿他的心思,主動提出讓他賣掉自己,以解燃眉之急。梁有才表面推辭,心中卻暗喜,開始籌劃賣妻之事。

為了逃離魔爪,雲翠仙以退為進,表示在被賣掉之前,要先回家看望自己的母親,梁有才便與她同行。

回到家中,雲翠仙當著眾人,控訴梁有才的惡行:

豺鼠子!曩日負肩擔,面沾塵如鬼。初近我,熏熏作汗腥,膚垢欲傾塌,足手皴一寸厚,使人終夜惡。自我歸汝家,安坐餐飯,鬼皮始脫。

自顧無傾城姿,不堪奉貴人;似若輩男子,我自謂猶相匹。有何虧負,遂無一念香火情?我豈不能起樓宇、買良沃?念汝儇薄骨、乞丐相,終不是白頭侶!

(那日你在泰山上挑擔子,灰塵滿面,像鬼一樣。成親時,你渾身汗臭,身上的污垢幾乎能將床壓塌。我沒有傾國傾城貌,自知不配侍奉貴人,但像你這樣的人,我還是配得上的。我何曾虧待過你?看你這幅模樣,終歸不是能白頭到老的人啊!)

眾人怒不可遏,一起用簪子、剪刀刺他的肋骨、踝骨,並將他趕了出去。後來,一無所有的梁有才鋃鐺入獄,死在獄中。昔日風光,皆成黃粱一夢,但,這都是他罪有應得。

話本小說中,大戶人家的小姐下嫁落魄書生的故事屢見不鮮,但書生或風度翩翩、氣質不凡,或滿腹經綸、才高八斗,總有其令人稱道的一面,而故事中的梁有才,卻沒有可取之處,甚至毫無人性可言。為了錢財,能將朝夕相對的妻子賣掉,若是有孩子,下一步就該賣兒鬻女了。

以雲翠仙的條件,本該覓得如意郎君,卻只能遵從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嫁給一個形容猥瑣、不求上進的男人。幸運的是,她及時看穿了他的本性,乾淨利落地抽身而退,此生不復相見。

現實中,這種終日喝酒賭博、醉心於蠅頭小利的男人比比皆是,但是像雲翠仙一般,能夠從火坑中逃出的女性卻少之又少。

不同於身不由己的雲翠仙,如今的女性可以自主選擇嫁或不嫁,所以,不妨及早擦亮眼睛,遠離見利忘義之人。

03

安大成:缺乏主見、盲目愚孝之人

陳氏女珊瑚是一個溫婉賢惠的女子,嫁給了秀才安大成為妻。

安大成的母親沈氏處處虐待珊瑚,她無論是精心打扮,還是素麵朝天,都會引起婆婆的不滿,叱罵責備她。凡事小心謹慎的珊瑚無論怎麼做,始終得不到婆婆的歡心。

身為丈夫的安大成,沒有調和兩人的矛盾,而是堅定地站在母親一方,動輒打罵,最後索性一紙休書,將珊瑚逐出家門。

無依無靠的珊瑚心生絕望,以剪刀自殺,幸而被人救起,寄居在沈氏的姐姐於氏家中。

休了珊瑚後,沈氏要為兒子再找一個媳婦,然而惡名在外,沒有人願意把女兒嫁過來。

惡人自有惡人磨。

幾年後,安大成的弟弟長大成人,娶了一個名叫臧姑的女人。臧姑是個驕橫凶暴的悍婦,對婆婆呼來喝去,大成二成敢怒不敢言。

沈氏積鬱成疾,得知詳情的珊瑚默默送吃送喝,關心婆婆。

沈氏這才念起珊瑚的好,後悔不迭,在於大姨的撮合下,安大成與珊瑚重歸於好。

不同於前文的石某與梁有才,安大成是以正面人物的形象出現,作者抨擊沈氏與臧姑的「惡」,卻沒有否定安大成的「孝」。當然,在那個時代,作者必然會有其局限性。

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,故事中,安大成扮演了重要角色,若非他一味愚孝,不問青紅皂白就要休妻,又怎會讓珊瑚一度陷入絕境?

面對個性軟弱的妻子,他聲色俱厲;等到尖刻兇悍的臧姑進門時,他身為大哥,卻唯唯諾諾,由此可見其欺軟怕硬、欺善怕惡的本質。

歷史上,這樣的婚姻悲劇不在少數,焦仲卿與劉蘭芝、陸遊與唐婉,都是活生生的例子。缺乏主見、沒有原則的「媽寶男」與背信棄義、見利忘義之人同樣可怕,在最需要對方的時候,得不到他的支持,反而只能換來冷嘲熱諷。

故事的最後,沈氏與臧姑改邪歸正,安大成與珊瑚破鏡重圓,是個難得的圓滿結局。只是,安大成此人,是否值得珊瑚繼續為他付出?看著妻子脖子上那條自殺時留下的疤痕,他是否會心生歉疚?

同樣,回歸家庭的珊瑚真能得到他們的尊重嗎?已經習慣了低眉順眼的她,能獲得真正的幸福嗎?

不是每個惡婆婆與弱丈夫都能痛改前非,因此,與其等待著對方回心轉意,不如乾脆利落地離開,遠離缺乏主見、盲目愚孝之人,放自己自由。

人生短短數十載,比起一味地放低姿態、屈就討好,不如放下重負,勇敢做自己。

一部《聊齋》,說的是狐仙鬼魅,見的是人情冷暖。

當我們為情所困時,不妨讀讀《聊齋》,在故事中反思自我、學會放手。

人活一世,誰不想「願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」,然而,真正能夠白頭偕老的又有幾人。海誓山盟,終抵不過流年歲月更迭,到最後都化作一地雞毛。

士之耽兮,猶可說也;女之耽兮,不可說也。男人說不愛就能瀟洒轉身,女人卻做不到「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」,時常沉淪在痛苦中無法自拔。

愛情固然甜蜜美好,但當它變成一種負擔,不如及早抽身。

願你胸中有丘壑,眼中有星河,不為紛雜的情感所累,在人生旅途上,走得自在洒脫。

【作者簡介】樓心月,在「半床明月半床書」中探尋自我,發現世界,本文由「楚予微茫」原創發布,轉載請聯繫授權。

  ▼